您好,歡迎來到上海分類信息網
免費發信息

魯政委:貿易戰改變了我國產業鏈什么?

2020-4-5 14:20:50發布14次查看ip:發布人:
作者:蔣冬英, 魯政委(魯政委系中國首席經濟學家論壇理事,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
隨著疫情爆發,市場關于產業轉移的討論不絕于耳。產業轉移并非發生于朝夕之間,我們難以在短期內捕捉疫情對產業鏈轉移的影響。以史為鑒,可以知興替。始發于2018年的中美貿易沖突已持續兩年之久,截至目前美國仍保留著對中國出口的3620億商品高額關稅。與疫情類似,中美貿易戰具有一定的外生性和突發性。由此,中美貿易戰對中國產業鏈的影響成為我們觀察外生沖擊對中國產業鏈影響的一場“自然實驗”。據此,本文試圖通過分析中美貿易戰對中國產業鏈影響來預判疫情對中國產業鏈的沖擊。
1、貿易戰對產業鏈的影響:市場份額視角
中美貿易戰正式爆發于2018年年初,并于2019年12月達成第一階段協議。期間,美國對中國關稅威脅不斷升級。具體從關稅加征情況看:2018年7月6日,美國正式對中國出口的340億美元商品加征25%的關稅;2018年8月23日,美國對中國出口的160億美元商品加征25%的關稅;2018年9月24日,美國正式對中國出口的2000億商品加征10%的關稅,并于2019年6月將這一關稅上調至25%;2019年9月1日,美國對中國出口的3000億美元中部分(價值約為1120億)加征15%的關稅,這一關稅水平于2020年1月下調至7.5%。加總計算,目前美國對中國出口的3620億美元商品加征了25%及7.5%兩檔關稅,整體加權關稅維持在19.3%的水平,參見圖表1。
在加征關稅后,中國對美國出口占美國市場份額由加征關稅前(2017年7月至2018年6月)的21.3%下降至加征關稅后(2018年7月至2019年6月)的19.8%,整體市場份額下降了1.5個百分點。分批次看,美國共計對中國加征了四輪關稅,其中前三批加征的關稅均已持續一年以上,這給了我們足夠長的時間來觀察貿易戰對中國產業鏈的影響。具體而言,從被加征關稅產品在美國的市場份額前后變化[1]看:
從第一批清單看,2018年7月6日美國對中國出口的價值340億美元商品加征25%的關稅。在加征關稅前后一年,有約80%的產品在美國的市場份額顯著下滑,其中有13%的商品市場份額下滑幅度在10個百分點以上。細分產品中,直流發電機下滑幅度更是達89%,金屬加工工具、鍋爐、電視設備調諧器、可容納16人以上的電動汽車市場份額下滑幅度均在50%以上,參見圖表2。同時,約有10%的商品如通用ac/dc電動機、助聽器及工業爐等在加征關稅后對對美國出口市場份額不降反升,折射該類產品在美國市場具有較強的競爭優勢。
具體從hs四分位編碼[2]看,加工機床,船用桅桿式起重機,無線電話、電報、無線電廣播接收設備,機械零件,農用機器,無線電話、電報、無線電廣播、電視發送設備,水輪機、水輪及其調節器,電阻器,鍋爐的輔助設備,電容器,工業或實驗室用電爐及電烘箱在美國市場份額降幅份額在20%以上,參見圖表3。
從第二批清單看,自2018年8月23日起美國對中國出口的160億商品加征25%的關稅。對比涉案產品在2017年8月至2018年7月期間及2018年8月至2019年7月期間對美出口情況,本文發現約有79%的商品在美國的市場份額出現下降,其中有20%的商品在關稅加征后一年市場份額下降10個百分點以上。市場份額下降幅度較大的產品集中分布于非蜂窩狀的非粘性板,用于加工紡織品的壓延及其零部件,聚乙烯塑性產品,絕緣電導體,機械器具及零件,電池電阻,汽車等運輸工具零配件,摩托車和自行車等產品;少數產品如機械交換器,醋酸纖維素脂,非蜂窩狀塑料的不粘板在美國的市場份額上升,參見圖表4。
進一步從hs4分位編碼產品看,對美國出口市場份額下降份額幅度在10%以上的產品主要有機器的零件、附件,光機或其他滾壓機器及其滾筒,印刷機器,印刷用輔助機器,蓄電池,非絕緣的鋁制絞股線、纜、編帶及類似品,貨運機動車輛,絕緣電線、電纜等,專用于機床的附件,鐵道及電車道機車或車輛的零件,未加工的玻璃球、棒及管,電氣設備及裝置,參見圖表5。
從第三批清單看,2018年9月24日美國正式對中國出口的2000億美元商品加征10%的關稅,隨后這一關稅于2019年6月被抬升至25%。本文對比涉案產品在加征關稅前后對美國出口市場份額變化發現,約有62.4%的商品在美國市場份額下降。其中精梳棉纖維、機織毛圈織物、紗布、不梳理或精梳的棉花等勞動密集型產品市場份額下降幅度在70%以上,傳真機零部件、影印設備等市場份額下降幅度在50%以上,參見圖表4。需要注意的是,第三批征稅清單有大約四成的產品如水果混合物,漂白梭織織物及不銹鋼長網線等產品市場份額出現較大上升在美國市場份額出現不降反升,第三批征稅清單在美國市場份額下降并不明顯。這或主要是由于,第三批征稅清單關稅幅度較小且對美國出口粘性較強。
進一步從hs4分位編碼產品看,在第三批征稅清單中:已梳的棉花,瀝青混合物,已梳的羊毛及動物細毛或粗毛,植物鞣料浸膏,鞣酸及其鹽、醚、酯和其他衍生物,船用桅桿式起重機,煉豆油所得的油渣餅及其他固體殘渣,動物粗毛或馬毛的機織物,貴金屬或包貴金屬的廢碎料,鑄鐵管及空心異型材,氯化氫(鹽酸)、氯磺酸,已曝光未沖洗的攝影硬片、軟片、紙、紙板及紡織物,泥煤,鉛的氧化物、鉛丹及鉛橙等產品在征稅后一年在美國市場份額降幅均在40%以上;而鮮或干的其他堅果,印刷機器、印刷用輔助機器,氫氧化鈉(燒堿),銀(包括鍍金、鍍鉑的銀),人造纖維短纖,已梳或經其他紡前加工,骨及角柱的粉末及廢料,鮮或干的椰子、巴西果及腰果,硫酸;發煙硫酸,牛皮革及馬皮革,機器的零件、附件,化學纖維廢料,鉆石,鮮或冷藏的豆類蔬菜,其他固體糖等產品在征稅后一年在美國市場份額降幅則在30%以上,參見圖表7。不難看出,第三批征稅清單降幅較為明顯的產品集中分布于以紡織原料及農產品為代表的勞動密集型產品。
在關稅影響下,中國出口的產品在美國市場份額下降明顯。然而,產業轉出通常不僅意味著中國出口產品在美國市場份額下降,同時也意味著對其他經濟體出口市場份額下降。據此,本文進一步計算美國對中國加征關稅前后一年中國在其他經濟體的市場份額。數據顯示,自2018年7月美國對中國第一份關稅清單正式生效以來,中國對韓國、日本、新加坡、泰國、越南、印度尼西亞等亞洲經濟體出口市場份額下降,同時對歐盟、新西蘭、澳大利亞等地出口市場份額上升,參見圖表8。這或表明:一方面,貿易戰加速了中國低端勞動密集型產業向東南亞及南亞等地轉移,部分出口市場份額被產業承接地取代;另一方面,由于美國對中國加征關稅,中國出口由美國市場向與美國市場需求更為接近的歐盟市場轉移,中國在歐盟地區出口市場份額上升。
2、貿易戰對產業鏈的影響:典型行業分析
在美國對中國加征關稅后,多數涉案產品在美國市場份額下降,且中國出口在亞洲主要經濟體市場份額。那么,中國的產業轉出了嗎?
技術抑制及縮減逆差是美國對中國發起貿易戰的動機之一,據此,本文分別選取高新技術產品代表新能源汽車、航天航空產品出及勞動密集型產品代表紡織原料及制品為樣本進行分析。
首先,從新能源汽車出口情況看,在美國加征關稅后,中國新能源整車出口交貨值快速下滑,累計增速由2018年1-12月的5.8%下降至2019年1-8月的-28.4%,參見圖表9。
剔除價格因素觀察,中國新能源汽車產量增速由2018年3月的136.4%下降至2019年11月的-44.8%,參見圖表10。需要注意的是,新能源汽車產量下滑還與補貼提前退坡密不可分。2018年2月財政部發布《關于調整完善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補貼政策的通知》,規定從2018年2月12日起實施,2018年2月12日至2018年6月11日為過渡期。過渡期期間上牌的新能源乘用車、新能源客車按照《財政部科技部工業和信息化部發展改革委關于調整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財政補貼政策的通知》(財建〔2016〕958號)對應標準的0.7倍補貼,新能源貨車和專用車按0.4倍補貼,燃料電池汽車補貼標準不變。
盡管美國對中國新能源汽車加征關稅,但2018年10月17日,特拉斯宣布10億元在上海臨港拿下86.5萬平方米的工業用地,正式啟動了在中國造車計劃。究其原因,這主要是由于中國為第一大新能源汽車需求國,兩國之間關稅的提高迫使美國國內產業也不得不到我國來設廠來進行規避。2019年1-6月中國新能源乘用車銷售56.29萬輛,同期全球新能源乘用車合計銷售98.42萬輛,中國占比57.2%。從全球主要經濟體新能源乘用車銷量看,中國新能源汽車銷量遠高于美國、德國等經濟體,參見圖表11。同時,由于中國對美國汽車加征關稅,特斯拉在宣布在中國開設第一家海外工廠以規避不斷升級的貿易爭端導致的高關稅壁壘。
綜上,一方面,受產業補貼退坡疊加中美貿易戰影響,中國新能源汽車產量及出口同步下滑;另一方面,中國對美國汽車行業反制疊加中國市場需求,以特斯拉為代表的海外新能源汽車產業鏈進駐中國。
其次,從航天航空看,2018年6月美國對中國出口的航天航空零部件加征25%的關稅,且該清單幾乎覆蓋了所有美國自中國進口的航空器、航天器及其零件。在加征關稅后,中國出口在美國市場份額由3.0%下降至2.7%。那么,中國航空航天對其他國家出口表現如何?
數據顯示,中國航空航天及其零件出口增速整體波動較大,在加征關稅之后,中國對美國及美國以外地區航空航天出口增速均呈負增長趨勢,折射整體行業萎縮。
進一步觀察中國航空器、航天器及其零件出口依賴度[3],中國對美國出口市場依賴度在加征關稅后不降反升,由加征關稅前的36.2%上升至加征關稅后的46.1%,同時中國對中國香港地區、新加坡、加拿大等市場出口依賴度上升,而對俄羅斯、法國、德國及日本等地出口依賴度下降,參見圖表13。
綜合來看,在美國對中國航空航天產品加征關稅后,中國對美國及美國以外地區出口均下降,或折射航空航天對外供應鏈的萎縮。與新能源汽車不同的是,盡管中國擁有廣闊的民用航空市場,但中國商用飛機存在技術不足、海外市場競爭力有限、市場化水平較低等問題,目前仍難以與美國、歐洲等航空制造強國想抗衡。具體從全球私人飛機數量看,根據《財富報告》2017年中國擁有277架,不足美國私人飛機數量的1.8%(參見圖表14);與此同時,中國擁有超高凈值人群(ultra-high-net-worth populations)26885人,接近于美國超高凈值人群數量總和的34%。
由此,如果未來我國加快航天航空領域的市場化改革,廣闊的國內面積、龐大的人口規模,都決定了該行業在我國有著巨大潛力。由此,市場化可以成為應對貿易戰的最有效武器。
最后,從紡織原料及制品看,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紡織品出口國,2018年中國紡織服裝出口額為2660億美元,占總出口額10.7%。2018年9月24日美國對中國出口的紡織棉紗等加征10%的關稅,關稅生效后中國紡織原料及紡織制品在美國市場份額下降。與此同時,在美國市場之外,中國紡織原料及紡織制品業出口增速同步下降,參見圖表15。這表明美國對中國加征關稅同時影響了中國對其他地區出口,折射國內紡織產業轉出到第三國生產或是既成事實。
考慮到出口金額受到價格變動干擾,本文觀察紡織原料及紡織制品產量,在美國加征關稅后,中國棉混紡紗、棉紗、紗及棉布等產量加速下滑,棉紗的產量增速更是一度跌至-38.4%,參見圖表15。需要指出的是,早在中美貿易戰爆發之前,中國紡織原料及制品產量便已下降。這或折射,早在中美貿易戰爆發之前,中國紡織原料及制品便已向外轉出。中國紡織工業聯合會發布的《中國與湄公河五國紡織服裝產業貿易投資合作報告》(下稱《報告》)顯示,2016年—2019年上半年,中國紡織企業對湄公河五國(柬埔寨、老撾、緬甸、泰國、越南)直接投資額累計達到13.3億美元,占同期中國紡織企業對外直接投資總額的23.6%。其中,2018年投資額為5億美元,比2016年增加64.3%。
綜上,中美貿易戰抬升了中國對美出口成本,進而導致絕大多數涉稅產品在美國市場份額下降。同時,中國出口在亞洲主要經濟體如日本、韓國、越南、泰國、菲律賓等市場份額下降。進一步分行業看:
第一,對于以紡織業為代表的勞動密集型行業而言,貿易戰加速了紡織業產業鏈向東南亞等生產成本洼地轉移,中國紡織業原料及制品產量大幅下降,對外供應鏈整體萎縮。
第二,對于高新技術產業而言,貿易戰的影響取決于中國在該行業是否具有技術及市場優勢。以新能源汽車為代表,中國市場份額占全球市場一半以上,同時中國新能源技術成熟,具有保留產業鏈的市場和技術基礎,疊加中國對美國汽車及其零部件加征關稅,產業鏈向中國轉移。以航天航空制造業為代表,美國對中國加征關稅導致不僅導致中國在美國市場份額下降,同時也拖累了對法國、德國、俄羅斯等地的供應,折射產業鏈供給下滑。
注:
[1]注:本文根據關稅生效期,對比生效前一年及后一年市場份額變化,同時考慮到第四批產品清單征稅期不足一年,不予觀察。
[2]注:hs采用六位數編碼,把全部國際貿易商品分為22類,98章。章以下再分為目和子目。商品編碼第一、二位數碼代表“章”,第三、四位數碼代表“目”(heading)
[3]出口依賴度:中國對該地區出口總值/中國出口總值
來源:首席經濟學家論壇 魯政委
?
該用戶其它信息

VIP推薦

上海分類信息網-上海免費發布信息-上海新聞網
体彩黑龙江6十1中奖对照表